山雨欲來


甘先生:

我曾經有個這樣的夢,我走進菜市場經過魚檔見到一尾大魚躺着,魚尾有部分已被切去流着血,它的頭長得有點像人的模樣,正在痛苦地呻吟,我忍不住跟魚檔的老闆說:「我要把這魚買下來,放回海裏。」老闆卻說:「魚已受了傷,即使放回海裏也只會痛苦地死去。」我問老闆:「那該怎麼辦?」老闆就拿來一根棍狠狠打在魚頭上把牠打死了。我憤怒地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老闆說:「這樣,魚就不用再受苦了。」我聽後心裏極是難過。

這個夢一直留在我腦海裏,揮之不去。

青雲

青雲先生:

萬世師表孔子嚴重衰老時,在《論語 述而》聲稱很久未有夢會西周政治家周公,登時此公冒升為千古以來,華人見高就拜,釋夢專家的鼻祖,時至今日的線上網紅。他被尊為儒學先驅,攝政成王,如今落得成為躲懶打瞌睡的元兇,終身成就獎是為解夢大全的招牌,有夢必解,無夢不解,哪怕閣下劇情故事涉及「恐怖分子自作孽誤陷地震國家」「與歌手Rhiana同困一監獄先做愛後共填六合彩投注彩票」「墮入廁所有餡馬桶被沖去婚禮酒席現場錯娶未來岳母」「在月球炒地皮橫過天堂度公眾假期將不停用女高音唱梵文聖詩的天使羣逐一扼斃」「在千層的高樓抹窗失足巧遇躍下自盡的知名人物共享一隻過期的深井燒鵝」……無論如何無聊荒謬犯駁感人激動澎湃,單薄到只提供到剎那情景,十大熱門疑問如做飯、產子、縱火、劏白鶴,騰訊暴升、報仇失手、忘記歌詞、裸體遊行、被人仆頭、領導下台……從廟祝到流行文化博客均有三幅被到創意無限的答案,大有大解,小有小解。

我欠缺眼光光做白日夢的經驗,反正天生做人需要睡眠,同場加送的夢境,雖然產量過多會影響我的睡眠質素,危害我的健康,但正如弗洛伊德將之解釋為人們深處的欲望,與日俱增的思想發育。我在夢裏頭的見聞視野和表現,每每比我醒過來的真人表相高出幾皮。原創的虛擬畫面,直逼「薩爾瓦多達利在電影《細訴你在阿根廷的日子》中的美學」。夢遺留下來《石頭記》太虛幻境的慾焰。宮崎駿的《天空之城》在我不能駕馭的野馬下面騰雲掠過。香港中環的水平線經已與九龍尖沙咀看齊,頗多不分年齡的有閒人士在滙豐銀行廿三樓外面暢泳……赫然驚醒彈起坐直標冷汗的個案,我從未發生過,無任嚮往。

我倆與其他哥兒們,有緣相遇於風林,物以類聚的光陰頗為矜貴。聽君一則又一則銘心的夢話,如數家珍,似悲實喜。

緣木求魚,雖不得魚,無後災。

山雨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