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愛情的畫面


假若邀請不同的人,去想像一段美好的愛情關係,據說很多人的腦海傾向泛起色彩斑斕戲劇沸騰的畫面:衝入廚房,不顧一切掃飛枱面上的所有食物,激情的在桌上做愛;或者,夕陽、海灘、煦風,水面鱗影金光映照,一對戀人在冧死人的輕吻漫步;也可以是事業有成,風雲叱吒,在山峰上與愛人氣吞天下(er…)也有說,是忽然驚喜,浪漫情癡地與愛人私一個短奔,說走便直赴機場,去一個怡人小島重新端詳彼此的靈魂。

很典型,很電影,很小說。我笑了。

那如果去想像一段理想的關係呢?

會否是兩個人,沙發上,燈下,各自各在讀自己喜歡的書,未必傾談,可以鬥嘴,有時瞄一眼對方;或者飲品喝完了,鬥賴着不動要對方去拿新的來。甚至不是依偎,只是一起存在,家常的,沒有戲劇,毋須表演,省掉觀眾,空氣中沒有煙花,有一種舒服氧氣叫:滿足。

會否是一個放假的下午,衣服洗好了、乾好了,散着洗衣後的光潔清新香味,那香味迹近村上春樹說的小確幸,卻未算。兩個人,一起在牀上找出並配對剛洗好的襪子,讓失散了洗劫後重逢。而世上永遠的迷思,是點解偶然總有襪子是少了一隻?

會否是兩個人一起煲劇,一集,再一集,又一集,賽後會檢討,指指點點不同角色的性格為人乜乜乜,情節解構陰謀預測高見亂入,總之你一言我一句專業月旦,不負責任,一時同聲同氣一時俾你激死互相反眼,隨時三日後還回馬槍再拗一次,然後一切如常。

沒有七色彩虹,沒有白馬寶劍,沒有蕩氣迴腸,只有家常。

戲劇很好,但高潮通常得一兩幕,撐不過一齣戲;激情很好,但演不盡一生。我以為長期癡男怨女亂世佳人的男女,不懂愛情。戲劇好,但我不喜歡餐餐出街食。

畢明理想愛情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