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側面(上)


香港話劇團四十周年呈獻的《父親》舞台劇,滿滿的十六場,於本星期日圓滿結束。毛俊輝於劇中飾演父親一角,當他演繹老父至嚴重失智時,台下的我竟然忘了他是我的丈夫。

原本想一如既往地,每場都在台下觀看支持,結果連續看了三場後,因過於投入這認知障礙症的演出,使我感到有點沉重,隨後只好留在後台看電視直播,關注丈夫的演出。心想若然真的有如此病患者在家,近親一定被掏空心力。

在這期間,丈夫收到不少讚賞的信息,其中一則「俊輝,你爐火純青的演技徹底征服了我們,一個活脫脫的失智老者就像家人似的跟我們近距離接觸。說實話,我們也已進入老齡階段,失智是最令我們恐懼和擔心的,尤其是曾經那麼聰慧和機靈的智者,將更難面對這現實。它令我們警覺、令我們思索、令我們必須要未雨綢繆……」

《父親》是一套被笑聲圍繞的悲鬧劇,一份很好的活教材,長者看畢有所警惕,年輕觀眾則會對這病症多一份認識,而有些曾經或正照顧此病患者的家屬,大多都紅着眼離開劇場。

我請教了看過此劇的輔導學老師Ada,她解釋說:「家中曾有此經歷的觀眾,很快可代入演員的感受,看到台上的演出,他們腦海頓時回到當日的時間線。而這劇從失智父親的視點出發,呈現出他眼中所看到的畫面,如熟悉的親人會變成另一個面孔,以及很多妄想的情景等。這樣,觀眾便可多角度,進入患者感受,因而多一份體諒。

「當演員表演出照顧者的辛勞、內疚、自責、憤怒和對患病者又愛又恨,又互相傷害的複雜情緒時,有切身體會的觀眾就會同時感到被認同和了解,也許會幫助他們釋放當年未曾安頓的心。而看到舞台上真實的情節時,很多時都會有所感觸,透過淚水使積壓的情緒得以宣洩。」

真感謝《父親》台前幕後的每一位,為社會大眾作了一件美事。

(本欄隔期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