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側面(下)


毛俊輝多次於訪問中說:「我就是覺得《父親》這劇本有社會意義,既有真實性又有戲劇性,是罕見的文本,才決定重返舞台擔演父親一角。很享受這次的挑戰!」

這兩個月,我除了看見他所說的意義,還感受到濃濃的師生情,這次參與的香港話劇團班底,包括監製梁子麒,導演馮蔚衡,演員高翰文、辛偉強、黃慧慈,還有回巢助力的彭杏英和劉雅麗。大部分都是毛俊輝接近三十年前,在演藝學院擔任表演系主任時,所教導出來的學生,現在各人都能獨當一面。而就在毛老師七十歲,香港話劇團四十周年這好時機,大家聚首一堂,炮製一套有意義的劇,這畫面十分美麗。

每場開演前,大堂招待處都十分忙碌,因差不多每場都有觀眾在等待「執死雞」,希望有人臨時來不到可即場搶票。真感謝監製領導票務部同事,有百改不怒,臨危不亂的精神。

而每逢演畢,則有不同屆別的演藝舊生湧進後台,扭着毛老師拍照,嘻嘻哈哈的恍似開派對,當中有些眼中有淚的說「以老師為傲」。這三十年來雲與月,師生們為了舞台藝術,一同白了少年頭,看得我感動在心。

還有,那二場演後座談會,發言的觀眾中不乏流淚哽咽的訴說,在舞台上看到自己的身影,正是現時照顧有認知障礙症父母的實況,並稱讚台上各演員皆形神俱似。但演員和導演則謙虛歸功於霍里安.齊勒(Florian Zeller)的劇本,給角色賦予了生命。而我則聞到此劇散發着一股治療心靈的芬芳,相信是聚集了《父親》整劇參與者的正能量所致。

捨不得之下,轉眼十六場已過,在觀眾的好評下,站穩了香港首演的腳步。因太多觀眾反映買不到票,監製已詢問毛老師是否有空重演。這就要看下一次的緣份在什麼天空了。

喜歡導演馮蔚衡在場刊中的結語:珍惜當下,珍惜每一個還認得的面孔,因為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命運要你徹底的忘記。

(本欄隔期刊登)

《父親》的側面(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