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歷史由女人來寫


英國在十六世紀才有了伊利沙伯女王。十九世紀,更出現了維多利亞女王。

伊利沙伯女王有實權,維多利亞沒有。因為三百年之間,英國的制度產生巨變,王權在十七世紀中開始被剝奪,十八世紀成立了成熟的君主立憲制。

到了十九世紀鴉片戰爭前幾年,年方二十出頭的維多利亞女王登基,已經知道英國這個江山,她只是借出名義做一名董事長,董事局人員和CEO也不是她的人。

西方的女權主義即由這兩位女王為先例,特別是伊利沙伯一世,英國的民間很引以為傲。然而愛國的中國人可以反駁:早在伊利沙伯一世登基前一千年,中國已經有了女皇帝武則天。

武則天算不算中國的女權圖騰?當然算。首先她是女強人,在陰森的宮廷鬥爭中運用權謀,奸險上位,這一點與伊利沙伯一世相似。

但武則天上位的方式,是要發揮女性的魅力,先做了唐高宗的愛妾,然後俘虜、迷惑、繼而癱瘓男權帝皇的意志和防範。伊利沙伯一世卻沒有一個男皇帝來促其上位,所謂武則天,成功得比伊利沙伯更艱難。

武則天以女主當政,地方出身,一度起用大批文化人為其政治班底,尊崇文人,超越了前朝貴族門閥的階級壟斷,亦即提拔平民出身的男人做她……臣僕。

這一點伊利沙伯一世也很相似。莎士比亞湧現的戲劇黃金時代正是伊利沙伯相政時期。四百年後的戴卓爾夫人成為保守黨女首相,靠的也不是貴族而是平民苦讀,由一個小雜貨店的女兒考進牛津升登寶座。因此戴卓爾的內閣也喜歡任用平民出身的精英,包括後來做末代港督的彭定康。

武則天動用狄仁傑。一個女強人對選拔男人輔政有如女人選拔丈夫一樣,要有很好的眼光。伊利沙伯任內也用了幾個猛男,包括遠征拉丁美州的Walter Raleigh以及她一度寵愛的Earl Of Essex。但這兩個男人最後都以失寵告終,丟了性命。

武則天也不是一開始就成功的。這個女人的野心一早被貴族察覺。長孫無忌為首的貴族官宦集團,對武則天諸多排斥,但武則天經歷權力的熱身,一度與唐高宗平起平坐,構成唐代罕有二性格局。

也就是說,當唐高宗還是中聯辦,武則天就已經做了林鄭月娥,而且這位女特首愈來愈不聽話,最終取代中聯辦,成為香港理所當然的唯一領袖。

武則天每年開科取仕,令科舉制度化,得更提拔的文學士,例如姚崇、宋璟都擅長文學,為開元之後的名臣。武則天對唐詩和文學貢獻之大,又是慈禧不能相比的。到了紅色中國的江青也自稱武則天,但江青仇恨文學和藝術,逼死了許多作家、戲劇家、音樂家。

武則天用文士鞏固政權,這一點是進步而開放的。後人論武則天,將這個女人定為殘酷不仁的女暴君,卻忽略了武則天用人之巧、打擊男性霸權酷吏之強,另立門戶,恢復國家元氣。

讀中國歷史每多歪曲竄改真相的歪論。尤其是自鴉片戰爭以後一百五十年,是非顛倒,因果倒逆。不要以為離現代近的歷史遭到中國人篡改得面目全非,即使一千五百年前的唐朝那麼遠,歷代的歷史學家也對一個女人當政恨得咬牙切齒,將人變成鬼,又將鬼變成人。

在香港恢復中國歷史科,有這樣的人才教師嗎?武則天只是其中一例。香港沒有歷史,也沒有歷史觀,若輸入大陸的歷史教師,倒不如完全不要教,讓小孩早日去英國讀歐洲歷史好了。

當歷史由女人來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