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泳嫻送貝B氹老公


  • 羅泳嫻跟愛犬貝B經常形影不離,關係情同母女。

  • 曾在日本留學讀美容的羅泳嫻,不時會為貝B扮靚,兩母女更常一起浸泡泡浴。

  • 羅泳嫻與德籍丈夫Daniel一一年結婚,貝B亦是他們拍攝婚照的主角之一,一家三口溫馨幸福。

  • 性格溫馴的貝B是動物醫生,媽媽羅泳嫻會經常帶牠一起出席活動。

  • 貝B身旁的娃娃只要放入微波爐加熱九十秒便會發熱,是牠冬季的陪睡良伴。

  • 貝B有不少靚衫,連羅泳嫻丈夫Daniel都說自己的衣服不及愛犬多。

  • 貝B身形嬌小,主人不時會帶牠一起開工。

  • 羅泳嫻透露自己其實是不會踏單車的,不過為了帶貝B吹吹風,依然買了一輛有輔助輪的單車。

  • 剛被帶回家的貝B,已被媽媽寵得如小公主般。

羅泳嫻一一年下嫁德國籍丈夫Daniel,丈夫在婚前已一直嚷着要養狗,由於眼見很多情侶分手後會爭奪愛犬的撫養權,令她不敢輕率下決定,直至二人真正決定結婚,才帶了當時只有六個月大的貴婦狗貝B回來,更把當上動物醫生的貝B視作女兒,不過結婚六年以來,都經常被人追問何時生小孩?她坦言很享受現時一家三口的生活,都擔心養兒育女的壓力,目前仍心大心細,一切交予上天安排。

羅泳嫻所養的貝B已七歲,是性格溫馴的動物醫生,她深明養寵物是一生一世的事,所以一直不敢拿寵物當作愛情結晶及禮物,「我之前有養貓,現在隻貓已經年紀好大,以前每逢工作都會將貓貓送去給媽媽照顧,之後去了日本讀書幾年,隻貓跟我媽媽的感情已經非常深厚,我就無謂將他們分開,讓我媽媽繼續養。貝B是決定結婚後才買回來送給老公的,我一直覺得寵物不是玩具,拍拖期間他已說了無數次要養一隻狗,不過我都擔心萬一大家分手,到時雙方都對隻狗有感情就很麻煩,所以直至我們正式決定結婚,大家真正有共識要一生一世,我才肯共同去養一隻寵物。」

羅泳嫻說一直都知道老公很喜歡狗,亦養過貴婦狗,於是就去了一個前藝員的狗場看狗,「在電話發了一張貝B的相片給老公,老公大讚牠的眼睛很精靈,當時身在外地出差的他已經急不及待叫我帶牠回家,為了見貝B,甚至改機票提早回港,後來我們影結婚相,都帶貝B一起去影,當日牠在水池看魚,結果跌了落水,成為我們拍婚照的小插曲。經常有很多人問我們為何結婚六年都不生小孩?我跟老公都覺得順其自然,不過一想到養小孩的壓力又有點擔心,之前拍《親親我好媽》,更感受到現在的父母及孩子都承受巨大的壓力。」

德國人對寵物的大愛

丈夫Daniel是德國人,羅泳嫻經常會隨夫回鄉探親,非常羨慕德國人對寵物的包容及大愛,「德國人有三件事很自豪的,就是汽車、啤酒及狗,他們非常尊重動物,可以帶寵物坐車,很多餐廳門外都有準備飲用水予寵物,甚至一些名店亦不會拒絕寵物入內,幾乎看不到禁上寵物內進的警告牌,相反在香港的狗隻就很可憐,經常要偷偷摸摸走鬼,我奶奶在德國都有養狗,基本上當地住宅全部都可以養狗,經常看到主人拖着愛犬在公園的草地奔跑,對於香港的狗主來說,這些場面簡直如卡通片般夢幻,我們跟奶奶去其他城市旅行,都帶埋隻狗一起去,入住的大品牌五星酒店都主動提供狗牀,那種體貼的服務,完全感受到自己的孩子受關顧,不過奶奶說當地養狗要交稅,每年約付港幣一萬元,她曾經說感覺不到付了一萬元稅,政府提供了什麼設施給她的犬隻,我就覺得法例令犬隻去到哪裏都不被禁止,已經是最好的設施,希望有一天香港都可以效法。」

羅泳嫻近年除了拍劇,還在網台講鬼故事,愛犬貝B更懂得為她壯膽,「其實我本身都很大膽,不過有時老公不在家,我一個人晚上在網上找資料,看到圖文並茂都會感到心寒,試過把睡夢中的貝B叫醒,跟牠說阿媽真的很驚,可否陪我去廁所?牠睡眼惺忪用隻手搭在我的腳上,好像在叫我不用怕一樣,對於吵醒牠,我實在覺得不好意思,後來我半夜再起牀去廁所,牠都起身陪我,我就說阿媽已經不怕,叫牠繼續睡,牠真的走回房瞓,牠會聽我們說話,好像人一樣。」

■ 撰文:Kelly Check/攝影:伍敏慧

羅泳嫻送貝B氹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