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唐文龍經歷北上苦日子 捱窮食麵包麥皮九個月


  • 離開無綫十一年的唐文龍嘗過不少苦頭,幸好獲得家人及朋友支持,令他捱過難關。

  • 全靠運動及練功夫,令唐文龍以樂觀態度捱過最艱辛時期。

  • 被拍得與生意夥伴劉永健睇戲吃飯而傳出緋聞,令他決定與對方保持距離,免生誤會。

  • 〇六年拍畢劇集《人生馬戲團》後,自覺事業停滯不前,故決定離開。

  • 返回國內發展多年,終於在一三年憑劇集《女人幫》中飾演顏鳴鳴,令事業略有起色。

  • 能夠參與電影《拆彈專家》,與劉德華合作令他獲益良多。

  • 重返無綫拍劇《溏3》,最開心絕對是他的父母,原來唐爸爸一直是TVB的捧場客。

入行廿三年的唐文龍,〇六年約滿無綫後,毅然離開香港北上搵食,轉眼十一年,現重返娘家拍攝新劇《溏心風暴3》,與陳敏之發展一段婚外情。回想起在內地十一年,有幾段捱窮日子,相當感觸,他表示試過九個月只吃麵包、麥皮,連供樓都要靠家人接濟。

曾經想放棄,但深信自己是獨一無二,幸好近年生活漸見穩定,於國內開設工作室及與好友劉永健合資開餐廳,「如果我一早識應酬飲酒,就不會捱窮!」

〇〇年剛加入無綫的唐文龍演過不少劇集,但一直處於二、 三線角色,難免有種意興闌珊的感覺,「初入行時,我是唱歌出身,之後拍電影,後來拍得不太順暢,繼而加入 TVB;離開前兩年,特別覺得已不像剛入無綫時所追求的理想,就決定向外闖,當時三十多歲,如果再不外闖,擔心四十歲後就會太遲。在無綫的日子,給了我很多考驗及訓練,但我相信每個藝人都希望有機會闖一個新領域的空間,是成長必經之路,特別是男人,無論這間公司有多好,往往沒有一個對的時間離開,因為你的準備不會跟得上際遇,這就是命運。其實入娛樂圈如同入賭場無分別,如果只是博一鋪,就一鋪定輸贏,但這行需要博很多鋪,只要你仍有一蚊籌碼,你都會繼續博下去,當然運氣很重要,我覺得自己仍有空間開啟自己的天地,而我仍然覺得自己是獨一無二。」

正當不少藝人北上賺人仔,豬籠入水,偏偏唐文龍卻要捱窮,連供樓錢都沒有,「在 TVB 無論如何也會有工作,除了個人因素外,每月都有收入,但外面的世界,無工作就無工作,就算你主動敲門都沒用,預期永遠和結果都不同,亦都有不順的時候,絕對有起伏,往往不是自己可預料得到。十一年來,我試過兩個低谷,當然無事未死得,但我又覺得一個藝人有適當的挫敗,對演戲有幫助,雖然沒有人希望自己有低潮,但失敗乃成功之母真的有意思,當你真正在谷底的時候,就會真的聽得清楚世間上所有事,當你站在高處,你的五官會慢慢退化,看不見,聽不到。第一次人生最低,是剛返內地沒工作,我試過供樓都沒有錢,差不多一年都沒錢供,幸好當時身邊的好朋友幫忙,而父母當時亦幫我供了大半年;而第二次低潮就是四年前,足足兩年沒有收入,對於一個沒飯開的人來說,兩年時間真的很漫長,當時日子要咬緊牙關過,試過九個月只食麵包及麥皮,無錢不敢出街,朋友也沒有面子去見,幸好當時有另一寄託,就是練功夫,學詠春,學洪拳,時間都花在做運動方面,算是自我增值。」唐文龍說最難忘是住在北京,冬天的時候好冷,晚上經常在家附近的公園仔練功夫,寒風刺骨。

飲酒應酬換工作

最後在一三年拍了內地電視劇《女人幫》,令他開始為人熟悉,工作量慢慢增加,收入亦穩定,「主要是近兩、三年開始賺錢,開始比較多人給予工作機會,角色質素又比較好,我也很難去解釋,是否自己的演出精湛了?很難去評價,可能因為又四十多歲,這樣穩重外形終於有市場需求。」

廿三年的演藝生涯,令他嘗盡苦頭,終於放下原則與堅持,「很多朋友都跟我說做這行需要應酬,其實我不太喜歡出街,又不飲酒,入行十多年都沒有做過,開完工就回家,從來不會應酬,這方面是我多年來的不足,當然不可以用遺憾去形容,但如果我可以回到當初入行的時候,我會跟自己說應該要應酬,要互動,只要不忘記自己是誰,不要迷失就可以;在內地工作了這麼多年都學懂,住在北京五年,由不喜歡飲酒,變成幾乎日日飲,由每次飲都嘔,到飲到不識嘔,練到酒量及建立了一些人脈交情,換回了工作,如果我一早學識應酬飲酒,我相信我不會多次捱窮。」

感情方面,經常被指與生意合作夥伴劉永健傳緋聞,為免再傳,兩人已保持距離,甚至不相約出街,唐文龍更強調自己喜歡年輕女仔,「我承認喜歡後生女,近年與我出街的女性都在廿五歲左右,更年輕都有,我覺得如果我對住她都不能習慣,又如何去發現她內心的美好,始終首先要外表吸引。父女戀沒問題,講真我不知自己可有命做爸爸?但如果我要找一個差不多年紀的,她的生育能力會比較低。」唐文龍果然有男人的真性情!

 

■ 撰文:王崇頴/攝影:鍾漢平/場地:The AIR (The ONE)

唐文龍內地劉永健mosin賺人仔北京女人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