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徐淑敏安排時間追第四胎 愛犬咬傷女兒險被送走


  • Suki的狗仔小白在節目中,跟馴犬師Eric的狗仔Kiko學習「遞手」指令。

  • 小白每次聽到門鐘響也會衝上前亂吠,Eric示範如何用手勢來解決,最終Suki成功令小白乖乖坐下。

  • 小女兒馨誼試過被小白咬傷,老公已下令再犯便要送牠走,Suki唯有急請馴犬師教路。

  • Suki已學懂看小白臉色,伸脷抖氣是心情放鬆,如果閉住呼吸或定神,就可能不想被人觸碰。

  • 在馴犬師訓練下,又南馴服一隻兇猛的鬥牛㹴,但起初他也不敢靠近。

  • 又南因工作常常離港,加上有哮喘和鼻敏感,所以不敢養寵物。

  • Soler成員Julio日前在元朗拍節目《煉狗術師》,他說養狗後令自己性格和生活都改變了。

  • 本身領養了兩隻唐狗的Julio,拍攝當日帶同自己愛犬到場,跟Eric學習馴犬術。

徐淑敏(Suki)的狗仔小白快將三歲,但牠有咬人和亂吠陋習,試過咬傷女兒後,老公黃浩即下令再犯要將牠送走,日前 Suki 趁拍攝奇妙電視《煉狗術師》,跟馴犬師 Eric Ko 一起解決小白的問題,效果相當理想。Suki 透露早前改名徐菁遙後,全家事事順利和帶旺財運,現在小女兒也改名馨誼。

徐淑敏剛從日本學廚返港,稍後再赴日本讀多一次便完成課程,然後開始「造人」計劃,「我已經計好時間,明年初開始生 BB,我想第四個是一八或一九年出世,我最近改名徐菁遙,是自己在網上用 App 改的,因為我本身的名字術數上不高分,但用了這個 App 再加八字去分析,這個名近一百分。我以前在外國讀書好自閉,不喜歡外出,常常留在家上網,所以讀過面相和風水,知道找師傅改也只是計算出來,但這個名暫時用作對外訪問,身份證沒有改的,不過細女就連出世紙都改了名叫『馨誼』。我覺得改名後事事順境,老公工作順利,我賣樓又賺到錢,財運好好,我二女原本考不到家姊的學校,但幾日後又收了她,很多合作都傾得好順利。」

趁回港的日子,徐淑敏接受了奇妙的邀請,她說接拍這個節目是因為狗仔小白有咬人傾向,特別是家中有三位女兒,不是每個人都懂得跟牠相處,「小白一咬我的女兒,家裏所有人就好緊張,覺得是否要將牠留在家中?我當然是不想,我已當牠是我的家人;又因為我家裏常常會宴客,原本希望小白做淑女狗,可以娛樂客人,但現在像一個計時炸彈,不知何時會咬傷朋友,之前試過在客人面前吃自己大便已很尷尬,我已找過兩、三位馴犬師幫牠,但可能解決了吃大便問題,卻有咬人和情緒問題發生,剛巧奇妙電視找我做嘉賓,與其訓練其他狗仔,不如訓練我的狗仔,所以一口答應了。」

一屋都是女性

Suki 說平日是大女心瑤陪小白最多,因為她很有愛心,錫狗仔多過妹妹,因小白不會與她爭玩具,不過大女試過一次保護客人的兒子,用手去擋小白,反而被牠咬了一下,令她十分傷心,「家姊立即喊,覺得為何這樣錫小白也咬她?心靈都受傷害,之後有一次細女將臉貼住小白鼻子,怎知被牠咬了鼻子一下,當時我抱住細女都嚇到好驚,好彩沒事,其實我今日未上堂前,也不知小白哪一刻是純品,哪一次是跳線,可能始終我養狗只得兩、三年經驗,養貓反而十多年。」

不過,自從咬人事件後,全家的成年人都禁止女兒在她不在場下跟小白玩,唯有將牠放在客廳或花園,令三位女兒接觸不到,「老公已經不止一次叫我不好再養,因為已經咬到女兒,但我堅持了很久,希望可以再訓練牠,為這件事都有點爭執,最終不是說服他,是我堅持不放棄,不過老公也給了最後通牒,如果狗仔再咬傷女兒的話,他就覺得真的太危險,我唯有不讓女兒接觸我隻狗,沒有我在場,她們不可跟小白單獨相處。我覺得養動物是養一世,希望有解決方法,現在我會常常跟大女兒說只有我們喜歡小白,我們要撐住和愛惜牠,因為投票的話只有我們兩票都不夠數,哈哈。」小白接回家時五個月大,Suki 第一眼看見牠已一見鍾情和合眼緣,改名小白是因為她很喜歡卡通片《蠟筆小新》的小白角色,問她會否再養多一隻狗仔?她說:「不會了,屋企有少少迷信,兩口犬會哭,不過買的時候沒有選男或女,連同小白,現在搞到一屋都是女,得老公一個仔。」

Eric 從事馴犬師已十多年,發覺 Suki 與狗仔問題是溝通有誤會,一百分滿分的話,牠的狗仔有五十分,不算難搞,「我見過一個最嚴重的大狗是全家人都咬,有一次咬住女傭的手拖出門口,所以教育好緊要,我將惡狗教到變乖,幫到主人,社會上減少遺棄,我覺得幫到人又有挑戰性。」

 

■ 撰文:溫敏芝/攝影:張海德

徐淑敏寵物黃浩煉狗術師馴犬師Eric Ko徐菁遙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