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周慧敏鋼線之舞30年 倪震扮豹危機四伏(五)


  • 九二、九三年,Vivian邁向演藝事業「大時代」,慳妹一角贏盡民心,進軍寶島立即成功,廣東歌《自作多情》、《孤單的心痛》、《最愛》等亦流行一時,造就她在九三年度《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偕鄭秀文、王菲、葉蒨文、林憶蓮名列最受歡迎女歌星最後五強,只惜人氣沸騰的強勢下,她僅憑《流言》獲最受歡迎男女合唱歌曲銅獎,當年競爭之激烈可見一斑。

  • 繼登陸台灣,Vivian再踏足日本,曾跟吉田榮作合唱《現在擁抱我》。「唱片公司會將旗下歌手的粵語碟或國語碟改成日版推出,我好榮幸多次被安排往當地宣傳,後來公司提議不如錄埋日文碟,當時我太忙,沒想過長駐發展。」

  • 《刀馬旦》是Vivian的最後一齣無綫劇,「早年簽下部頭約,遇到合適角色都要還劇債,《刀馬旦》與京劇有關,很想嘗試。」

  • 九七年十一月,完成美國兩場演出,她宣布暫別娛樂圈,「這個長假一定要放,否則每日好像機械去做,對所有事會失去感覺。」她沒為長假定下期限,結果一休就是六年多。

  • 淡出後,她一度移居加拿大,回流香港後,為紀念與阿豹相處的點滴,推出著作《我的貓兒子周慧豹》,逐步恢復活躍。

  • 〇六年個唱最後一場,明明眼見Joe安坐觀眾席上,誰料他趁Vivian不覺,閃身進入後台脫鞋,化身「周慧豹」上台;面對異常熱情的「周慧豹」,Vivian已感覺奇怪,當古巨基出手脫下頭套,赫然發現Joe的真身,Vivian迅即激動落淚,Joe只說了一句:「我只得五個字──最愛周慧敏!」

  • 演唱會適逢倪匡生日,Vivian在台上不忘送花及送抱,替「老竇」賀壽,壽星公大讚「乖女」自然又可愛。

  • 久未進錄音室的Vivian,破例與基仔友情合唱《愛得太遲》,「我說過很喜歡這首歌,基仔先邀我當MV女主角,再請我合唱。」

  • 一一年個唱,Vivian與柏原芳惠合作《最愛》,絕對經典。「Alex Fung(英皇娛樂演唱會總監)說,既然我參加《新秀》時選唱這首歌,不如請柏原芳惠來?我心想:『怎麼聯絡?何況她已不太活躍!』結果他真的請到,而且柏原芳惠亦認識我,知道我曾改編她的歌,願意來港支持我。」這幾年她倆仍保持聯絡,「今次演唱會不敢再打擾她了。」

  • 明年演唱會將由星級排舞師High King策劃,她預告有別於之前的演出,初試高能量舞蹈。

  • 粉絲的支持,是她一再開騷的最大原動力,「上次已做了一個很滿意的演唱會,今次可以玩不一樣的感覺,何況歌迷也沒給予壓力,我不過三十年而已,秋官阿姐入行五十年依然載歌載舞,更厲害呢!」

黃金時代,十一、二月的娛樂版,充斥天王天后各師各法爭獎的傳聞,排擠異己、籠絡高層、拍劇儲分等怪招無奇不有;時至今日,版面卻只剩下某某大歌星宣布缺席或不拿獎,樂壇頒獎禮幾乎等同新歌發布會,成為大家認識該年「金曲」的良機。

僧少粥多,已無復當年競爭激烈、短兵相接的輝煌盛世,強如連番在台灣及日本獲選最受歡迎女歌手的周慧敏(Vivian),竟在香港從未贏得一個金曲獎,「頒獎禮並不是外界所想那麼簡單,也不用介意公不公平,我比較注重作品有沒有打動過人;曾有一位很知名的經理人邀請我過檔,提出有計劃地捧我成為最受歡迎女歌手,但我實在無法配合……」

如果你知我苦衷。

周慧敏鋼線之舞30年 竟想推掉《三人世界》(一)

最好時機毅然淡出 個性不合婉拒過檔

九六年五月,流傳周慧敏正逐步減輕工作量,為引退鋪路的消息,年半後流言成真,完成大西洋城及拉斯維加斯兩場演出後,Vivian宣告淡出。「長時間活在排山倒海的工作中,形成有點精神緊張,好些細微地方不受控制,需要作出調節,加上由二十歲踏入三十歲,人生規劃有所不同,繼續做下去,我會別無想法地老下去,剛巧所有合約(包括經理人、唱片公司等)同時屆滿,這是最好時機讓我停下來,不難抉擇。」有沒有遇上阻力?「當然有反對聲音,但同時支持聲音又好多,始終需要一個歇息,因為我不懂 say no,不懂分辨哪個做多、哪個做少,不如什麼也不做;小小年紀已入行,我想由普通人從頭做起,學習怎麼照顧自己。」

見好就收,從來是凡人的高難度動作,曾矢言「不想當巨星」的 Vivian,身體力行確切做到。「曾有一位很知名的經理人邀請我過檔,提出有計劃地捧我成為最受歡迎女歌手,但我當時已拒絕了,因為一旦正式鋪路,我需要配合對方的行動,這樣做不符合我的個性,何況那一刻我已想放長假,更加配合不到。」九十年代中,要數女歌手五強人馬,Vivian 恆常榜上有名,但總是無功而回,僅獲傑出表現獎、合唱歌曲獎之類,連金曲獎亦望門興嘆。「若我想在頒獎禮佔一席位,可能整個團隊都要撤換,最好去一間人少少的大公司,依循遊戲規則去玩,但也是那一句,這種做法與我的個性有點衝突。」

重返基本步,她沒定下休息期限,〇四年回來,全為了愛。「我太愛阿豹,想寫本書分享牠的生活點滴,因為出了《我的貓兒子周慧豹》,碰上很有誠意的品牌,代言人工作比較輕巧,不用太大壓力。」復出惹起莫大迴響,一步步將 Vivian 推向前線,兩年後再上紅館,最經典一幕是倪震(Joe)變身「周慧豹」上台,令 Vivian 流下驚喜淚。「他的(冧人)招數,許多都在我意料之內,我不覺得他會願意這樣做,連我的經理人與助手亦全不知情,最後發現,是他與導演兩個人構思出來的點子!」

周慧敏鋼線之舞30年   只此一次喝醉酒(二)

點頭開騷唯一條件 極可能是最後一次

事發前的幾首歌,Vivian明明眼見Joe仍安坐觀眾席上,沒有任何行動,之後他趁台上女主角不覺,飛快閃進後台,Vivian 的經理人忽見他在台底脫鞋,大驚問:「你在幹什麼?」但已無法(亦不會)通知 Vivian。「那頭豹公仔場場都有,我覺得好奇怪,為什麼這晚分外熱情,舞蹈員是否over了?但奇怪極都沒想過,我認識的他,怎會肯躲入公仔內上台呢?」當基仔替 Joe 脫下「周慧豹」的頭套,Vivian 被嚇到尖叫兼後退幾步,繼而已淚如泉湧,狂派洋葱的背後,實則有大出洋相的危機──為怕穿煲,Joe 不可能有任何綵排。「他藏身公仔內舉步維艱,又完全看不清楚我,很多事大失預算,最怕是按着我時,不小心抓甩我條裙,怎麼辦呢?」

Joe 以為,這是 Vivian 置身紅館的最後一夜,特意破例為最愛炮製驚喜,誰料欲罷不能,繼一一年後,明年初又再安哥。「眾所周知,紅館檔期好難批,獲批後很開心、意外,但要視乎自己的體能與心理狀況,那幾個月,我與團隊都盡量迴避不談,到回覆限期前的最後一秒,團隊才敢問:『係啦喎,ready 好未?』我想,既然狀態都可以,做便做吧!」點頭前,她開出唯一條件:「我好注重視覺效果,四面台發揮有限,一直好恨、好想擁有三面台,今次終能如願以償;構思中的衣服,不會是以前那些紅地氈衫,當然我還是周慧敏,沒想過去做小野貓,希望今次會有新鮮感,較具層次,並富一點戲劇化。」

上星期排舞起動,她預告並不輕鬆,將是能量極高的新嘗試,「基仔會擔任總監,由 High King 排舞,陳華國做衫,音樂總監是褚鎮東,新班底寄望有新火花,當大家決定了一件事,相信會近乎我想達到的目標,有時要走出 comfort zone,這班人可以逼到我。」Joe 常勸說 Vivian,人生到了這個階段,別將自己逼得太辛苦,「落實要開演唱會,我下定決心每天做運動,希望達到一定成果,令老公知道我已經 ready,能夠應付得到。」才子多橋,會請他參與籌謀嗎?她笑:「雖然他是才子,但我不希望他成為我的軍師,就讓他放輕鬆,好好當一個觀眾吧。」

粉絲都明白偶像是緊張大師,紛紛留言叫她別有壓力,平常心演出就可以,「歌迷這種表現正是愛,不是來看我考試,我做演唱會真的想歌迷開心,做完今次也不知何時再做,不做的可能性大到不得了;如果純粹個人好玩,我真的想演話劇或音樂劇,但暫時我未接到一個劇本、角色能感動到我。」

【集體回憶】周慧敏鋼線之舞30年 與慳妹的最大分野(三)

■ 撰文:翟浩然

周慧敏倪震周慧豹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