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蓮說 恭碩良


  • 恭碩良在澳門長大,父親是墨西哥人,母親是葡國人。

  • 恭碩良初出道時被塑造成長髮偶像歌手,他受不了唱片公司做法,退居幕後打鼓。

  • 跟張學友做巡迴受賞識,恭碩良開個唱,請到學友做嘉賓。

  • 恭碩良和林憶蓮一起領養的Sir Oliver Brixton,他現在視小狗為乖仔。

  • 和林憶蓮開個唱合作,由鼓手成了男友,又一起監製唱片。

在黃柏高的太陽娛樂訪問恭碩良,這點有些緣份的奧妙,九年前林憶蓮簽過黃柏高的金牌,後來林憶蓮離開金牌,開演唱會時遇上鼓手恭碩良,兩人開始拍拖,黃柏高其後又離開金牌,開了太陽娛樂,一段時間之後,恭碩良簽了太陽娛樂,而他已公開承認與林憶蓮拍拖,他的新歌《Believe》還請來林憶蓮幫手監製,終於,他可以大大方方談林憶蓮了,可以談他們養的狗,可以談一起做的音樂,狗和音樂都可以視為林憶蓮與恭碩良的愛情結晶。

「兩個人在一段關係裏面,就已經是一個家,因為你愛你的女朋友,你就要愛她的家人,這個愛心關懷是一條龍。」

恭碩良藝術家性格,說起愛情這個話題,可以很直接,甚至骨痺,可能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令他和林憶蓮不管閒人目光,建立一段工作與生活都並肩同行的感情關係。

兩隻狗

恭碩良近來常談領養的小狗Sir Oliver,一說起就變成慈父,以前有火氣的rock友也變溫柔。「人不同了,我開心了,很希望快些回家和牠玩。昨天拍照,我帶牠上去影樓,當然我問准了攝影師,牠很乖仔,不會周圍『瀨』,好正,很難形容,我一講牠就笑,絕對是感覺像做爸爸。」

養狗是他和林憶蓮的共同故事,他們到Hong Kong Dog Rescue領養前,先看了著名馴犬師Cesar Millan的影碟,看過很多遍,學習怎樣找一隻適合自己的狗,才鼓起勇氣去選小狗。

「連顏色也要研究,我喜歡穿黑色,牠的毛也是黑色。『哎呀,好得意呀!』牠又對我一見鍾情,那時心態是看一看,不要那麼衝動,因為我知道自己『瀨硬嘢』,我已上過Dog Rescue很多次,因為家中憶蓮那隻狗Dizzy也是來自這個領養機構,我們知道牠要個伴,牠好悶,有點兒不開心,不如去領養多一隻回來,博一博,帶多隻狗回來,原本那隻可能欺負新來的,Dizzy好巴渣,我們一回來就吠吠吠五分鐘,牠是管家婆,在廚房中間霸佔着不動,幸好兩隻狗很老友,一朝早你咬我,我咬你,下午三四點又玩一轉。未領養前我問了很多人意見,我想領養啫,不代表我們的鐘點工人想湊多一隻,等於你結婚有小朋友,不是只需太太養,要問岳父岳母一起湊小孩,因為我也是大家庭環境長大的。」

Cesar Millan來港開狗隻訓練講座,他和林憶蓮去捧場,還送上獨家秘製的辣椒醬。

結婚

他和林憶蓮各有一隻狗,感覺就如建立起一個家庭。「兩個人在一段關係裏面,就已經是一個家,因為你愛你的女朋友,你就要愛她的家人,這個愛心關懷是一條龍,in a relationship就是這個意思。」

早前傳他和林憶蓮九月結婚,現在仍沒動靜。「好笑囉,又不是一件不好的事。當然沒想過註冊結婚,問題是:點解要結婚?真正認識我們的人,一看了這份報道就笑,不認識我們的,如果有誠意問我,我就問他們為什麼要結婚?如果你答不到我,就不用問我,第一我沒想過要小朋友,現在我有一個,四隻腳,不會駁嘴,又不會瀨尿,我的開支不會因為牠長大而變大,所有東西控制到,幾好,問題回去:點解要結婚?不是因為人人都需要,代表我需要,其他朋友結婚,我戥他們開心,生多幾個,我就做uncle,同小朋友玩到癲晒,之後俾返父母,bye bye!我就是這種uncle,小朋友咳不准食糖,我還俾多些,我朋友有點驚我去探他們,因為我會和他們仔女玩到癲晒,晚上小朋友失眠。」

據聞他做林憶蓮乖女喜兒的uncle,也做得很稱職,又介紹喜兒到紐約讀書,因為恭碩良十多年前也是在紐約學音樂。

「我沒有介紹她去,沒有這回事。不要說我是喜兒的uncle,我們是friend,我本身是uncle,我有一些姪仔姪女,我在朋友的仔女面前,我可以和他們好friend,做一個uncle角色,但我永遠灌輸一個概念,好像我教小狗,要有禮貌,不可以嗅女孩子的屁股。」

恭碩良說自己來自一個家教很嚴的家,見到長輩要用西方禮儀親吻臉頰,否則會被父親巴掌教訓。「吃東西不可發出聲音,否則又有筷子侍候,駁嘴會摑到臉也歪。」

豬腦麵

恭碩良來自澳門,父親是墨西哥人,母親是葡國人,家境中下,爸爸玩了多年音樂,但成就不算出色,恭碩良出生後,母親認為恭父玩音樂的工作無法養家,其實他擁有會計的大學學位,只好轉行到澳門高爾夫球會做首席會計師。

「我覺得自己好差勁,大學也未讀完。」他十多歲去紐約讀音樂,因為父母離婚,被迫回來澳門和香港工作。「讀音樂學費不便宜,是一個負擔,那時我最想讀的是電影配樂,我好想對着一張紙,不用琴就寫到一篇樂章出來。」

可幸靠現代科技,他都有參與電影配樂,並且連續兩年拿下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電影歌曲獎,其中一次是他作給林憶蓮的《兩心花》。

恭碩良熟悉澳門美食,有一次他和林憶蓮被發現一起吃豬腦麵。「其實三盞燈(澳門某個區)很多東西吃,剛巧我們想去吃那間印尼撈麵沒開,見到豬腦麵幾hardcore,我們不是很喜愛,但去到不妨嘗試。如果想吃真正好食的豬扒包,六、 七年前澳門有間波樓,我會特意去吃豬扒包,環境很殘舊,但豬扒包和奶啡最正,現在好像沒有了。」

林憶蓮給人感覺是樂壇天后,會去吃豬腦麵,是否他把女神改變了?「不要這麼說,她比我更地道,懂得很多窿窿罅罅地方,哪裏蛋撻最好吃,她很識食。」

買外賣

有說他和林憶蓮的另一愛情結晶,是恭碩良的錄音室。「其實這個錄音室已開了幾年,我和拍檔兩年多前開了一間製作公司,MoFo Production,我們增購了一些器材,加入這個錄音室,所以不是傳媒所說我們新開一間錄音室,我們只是加盟一間舊有的錄音室。」

有了自己的製作公司和部分錄音室,就要去找工作去養自己公司,他近年替其他歌手做監製,譬如吳雨霏、鍾舒漫、馮允謙等,其中吳雨霏新歌《艷羨》,他請來林憶蓮監製,而恭碩良自己的新歌《Believe》,也情商林憶蓮幫忙監製歌唱部分。

「大家都有了一份信任,我不單是她fans,我替她做演唱會打鼓,我們全部樂手都是她fans,可以有機會和她錄音,見到她工作態度非常非常認真,很值得我們學習,一講到工作,我們分得好開,我請她幫我看看歌詞,我不太清楚歌詞如何唱得好,有這樣的交流,吳雨霏點名請林憶蓮做監製,憶蓮也想和我們團隊合作,他們正在錄唱歌部分,我在後面負責收外賣。」

恭碩良很懂講笑,他說做監製要懂得何時收聲,和什麼時候外賣到,並且要立刻埋單。唱片監製成績做得不錯,恭碩良最近有另一轉變,離開了吳彥祖的經理人公司一段時間後,他主動打給黃柏高,表示希望簽他做經理人,並且想多拍電影。「已經拍了兩部,一部是《殺破狼》,另一部是《衝上雲霄》,演鄭秀文的經理人。」

由幾個人工作的錄音室,轉到幾十人一起開工的戲棚,他要適應,也相信可以愈做愈好,其實,恭碩良是一個很有幽默感的人,演戲細胞等待發掘。●

上一篇 下一篇